Yuyusong

深藏功与名。

2018年1月19日,我终于见到他了。

王先生穿着绿夹克,运动裤,白鞋子,戴着黑帽子盖住了他迷人的圆眼睛。

他从门里走进来,平平淡淡的,温温柔柔的。像一个随意出来遛弯或者拿个外卖的帅叔叔。

王先生特别特别特别瘦,有点像青春期里突然个子拔得很高,肉体跟不上骨架的成长速度,匆匆忙忙盖住骨头,的一把又高又直的,竿。

王先生可爱谦逊,温和的强硬派。能从机器人题材的电影聊着聊着跑偏到我国优秀的人工智能发展。思维是一骑疯马,拉也拉不住——多谢《环球时报》。

王先生背对着我们看明诚唐川方孟韦,尤其是西装革履从容有度的唐川教授推开沉重的大门,让阳光照亮整个世界的镜头,阳光撒在王先生的肩膀上,王先生歪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先生这么随意不怎么打扮的样子,和光影世界里的我们熟悉的阿诚哥啊唐教授啊李然然季怼怼还有周凯大哥都是有区别的。

我才明白,迷人的既是王凯,也是戏剧,是迷人的光影艺术。

王先生也和大家讨论什么是英雄,各行各业做好自己的事情的都是英雄。

王先生在自己的领悟自己的舞台上一直坚持着,磨炼着,把自己的事做得特别好,他自然是当真无愧的真英雄。

我既该感谢戏剧。
我更该感谢王凯先生。他让自己做一个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