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yusong

深藏功与名。

【兴勉】独角兽和兔兔 (1-5)

独角兽与兔兔

垂耳的兔兔不是兔兔,是独角兽。

 

(一)

独角兽刚到那片土地时还只是一只小奶兽,头上的角还没冒出来,看起来就是一匹短手短脚奶里奶气的小小马。很久没理顺一头乱毛的时候,大家还戏称他其实是一只小绵羊。

独角兽心里有点委屈,心里认为是自己太小太弱了,所以让人们看不起他。于是他训练得更加更加努力更加更加拼命,他希望早点长大。

独角兽在异国的求学之路过得很辛苦,他属于半路出家的练习生,再怎么努力,再怎么辛苦,训练成果总是很不尽如人意。

独角兽在半夜,寂无一人的公司大楼的练习室中脱下上衣,往垃圾桶里拧出能覆盖完底部的汗水。独角兽扔下上衣,看着镜子中依旧稚气难脱的自己,难过又疲惫地抱着自己,缩在地上。

然后有人轻轻敲着门,轻轻探进了头,白嫩嫩的兔兔眨着一双圆溜溜的葡萄眼,温柔地询问谁这么晚了还在练习?

独角兽一听有人来了,窘迫地擦掉眼泪,“腾”地跃起来,说:“前辈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了。”然后在角落里把自己缩得更小。

有人慢腾腾地走到自己面前。

独角兽鼓起勇气瞅,看到一双很清澈温柔的黑色圆眼睛。

呆住的独角兽感受到一双冰冰的手轻轻地放在脸上,接着离开了。而不等独角兽挽留,下一秒脸上就贴上了一张软和和的手帕。

“汗都流进眼睛了,擦干净歇一会吧,不然看不清镜子里帅气的自己呀。”

兔兔说。

兔兔把手帕留下,然后慢慢地离开了练习室,留下独角兽和那一张带着奶香味儿的棕色格子方手帕——在深夜的练习室里。

独角兽想着兔兔慢腾腾地拖着一只受伤的腿离开的背影,暖暖地淡淡地想——

他,是谁?

 

(二)

出道后,尤其是大马、小鹿、小青蛙离开后,每一次他回到团队,团队的氛围像春天像夏天,又骚动又狂躁,一群人要拆了房子。

又温馨又暖和,舒服地像冬天里和家人围坐在壁炉边,分享着温暖与情义一样。安安心心地,催人入眠。

那只金毛对独角兽说,哥哥求求你多回来吧,只有你回来咱们家才是欢乐祥和的呀。

为什么呀?

因为队长哥哥,会温柔许多呀。


(三)

独角兽下一次遭遇兔兔是在公司的食堂。兔兔依旧走得有些慢,但已经看不出不便。兔兔身边身边跟着小奶熊和小狗狗,他们都围着兔兔。

独角兽一个人孤零零地,眼巴巴地看着兔兔,兜里揣着的小手帕像一颗跳动的小心脏,带动着他呼吸的节奏,扑通扑通。

小奶熊悄悄地拉兔兔,说那只小绵羊好好笑哦这么看你。兔兔转头便对上了独角兽炽热的目光,“噗嗤”地笑了出来。

独角兽静了好几秒,才“呼”地低下头,红晕从耳朵一路蔓延到脖子,像只煮熟的虾子。

兔兔端着餐盘坐到独角兽对面,自顾自地开始吃。独角兽几乎把脸埋进了饭里,发出“嘤嘤嘤”的声音。

兔兔问,你说什么?

独角兽狠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说:“前辈您好。前辈谢谢您!”

兔兔疑惑地歪头。

独角兽恋恋不舍地摸出一张手帕,棕色格子叠得整整齐齐的,带着奶香。

兔兔接过,手指相触,独角兽如电过身。

独角兽埋头苦吃,兔兔看着独角兽餐盘中草色碧绿,一盘青菜,心里叹了口气,拨了盘中一半的肉菜过去。

“多吃点。你练习这么辛苦。”

独角兽“嗯嗯嗯”。埋头苦吃。

 

小奶熊咬着筷子一脸震惊地去摇身边那只小企鹅。小企鹅吊着一双大得坦坦荡荡,黑白格外鲜明,有些吓人的大眼睛,把小奶熊瞪回去了。

小奶熊委屈。兔兔哥就没对他这么温柔过。

小企鹅也夹了一块肉过去——吃都堵不了你的嘴。

 

 

(四)

独角兽躲在门后等了许久才等到兔兔出来,独角兽说前辈,我考核过了!我可以和你们一起练习了!

兔兔笑,我知道的呀。

独角兽被选进公司是因为唱歌,但进了公司才知道,山外有山。

他所引以为傲的音乐才华,他所被长辈朋友夸赞的歌声,在美人鱼的宝藏中,只是一枚小珍珠。

公司看重练习生的舞蹈能力。他想,别人比自己优秀那自己可不能再松懈了。

十七年的人生中,他毫无舞蹈基础。他迫不及待要追赶上那些优秀的孩子的步伐,他本为了弥补短板,穿沙袋加强度,通宵练加长度,到最后,舞蹈竟成了他脱颖而出的优势。

他在考核中看到了旁看的前辈中,那只白白净净的小兔兔。他跳得愈加用心。

他等在门口,小兔兔与老师相谈甚欢地走出来,看到了独角兽便走过来摸他的头,拉着他的手对老师说:“哥,这孩子不错吧,以后拜托您多费心了。”转而又说,“走,我让他请您吃饭哈哈哈。”

独角兽对着老师羞涩地笑,老师友善地拍他的肩膀,说好孩子。三个人便一起去楼下吃炒年糕。

独角兽开开心心地拿了两瓶啤酒给老师和兔兔倒酒,自己则喝果汁。

老师毫不留情地笑,指着兔兔对独角兽说:“哈哈这小子虽然长得着急了些,其实也还是个小屁孩儿哈哈哈哈......”

兔兔面无表情,把两瓶酒都推给了老师,自己抢了独角兽的果汁说:“是是是,您老多喝些。”

独角兽又跑腿拿一杯果汁,咬着吸管盯着兔兔,眼神炙热。

 

 

(五)

独角兽考核过了后练习得更加拼命了。他年纪算大的,其他小孩子都对他又畏又敬,尊称“练习生之神”。

而独角兽进了兔兔的领地,才知道原来兔兔看起来好像是白嫩嫩的又可爱又漂亮,其实是个超级有威信超级厉害的练习生前辈。甚至还有不少小熊仔小狗崽颤颤巍巍地怕极了这只兔子。

独角兽探究的目光实在太过炙热,惹得一只比他小了三岁的小熊仔过来拉他,痛心疾首:“哥,你别这样看俊勉哥,他会生气的呀。”

独角兽真挚真挚地看着这个好弟弟说:“诶,我想问问你他多大了呀?”

“俊勉哥呀?他下个月18岁就成年了呀。说起来哥你和哥是亲故来着的呀。”

独角兽一听“亲故”,脸“蹭”地红了,“诶,真的,真的,真的吗......”得,慢慢地红成全身了——好一只熟虾子。

小熊仔一会儿看这个哥,一会儿瞅那个哥,抓脑袋,想不懂。

兔兔走过来,撸了一把小熊仔的头,看着独角兽笑:“晚上我们去吃烤肉吧,我请客。”

小熊仔欢喜得跳跃。

红通通的独角兽眨着眼,磕磕巴巴地说:“好的,谢谢俊勉......”独角兽咬了舌尖,“哥。”

兔兔笑,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