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松

深藏功与名。

我的完美老婆。

漂亮哥哥,生日快乐呀❤

我是这样想的,无论未来我会相逢什么,我会去到哪里,最重要的我希望自己有无限的勇敢和足够的智慧来面对。

不必被周遭的大势所趋。
要相信自己,无论在哪里,都能创造属于自己的天地!❤


观《千禧》与《月食》❤

他在很小的时候遇到了他。
一个愿意给他人生里最无私最温暖爱的人。
他那么小,还没见过世面,但他已经知道了,他遇到的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等等他吧,他在努力积蓄力量,要在尘浊的世间,托起最清和的明辉。

闲记2018.3.14

想看的时候,一天心里猫爪抓抓抓,怎么也看不到。
心里清淡点的时候,稍不注意就出现了。
能见到好多次。
没有滤镜了的人,到底不好看了呀。

2018.3.13

“有些故事如果从结尾开始讲,常常就没有听众了。”

2015年9月到2018.3.13。
如果可以,故事到这里是个开放式的BE。

用一些时间,看了一场起承转合足够完整,剧情张力淋漓尽致足够狗血的戏。

这是一场,属于所有人的“绝望的浪漫主义”。

晚安的时候,听这首歌,总觉得会有特别特别特别好的梦。
多希望有人,像这样柔软地带我去看天堂。
或者,我希望,我也是有能力,带别人去天堂的人。

“仰头望明月,寄情千里光。”
纪念今日之明月❤
他千里迢迢,是摘月亮的❤

2018年1月19日,我终于见到他了。

王先生穿着绿夹克,运动裤,白鞋子,戴着黑帽子盖住了他迷人的圆眼睛。

他从门里走进来,平平淡淡的,温温柔柔的。像一个随意出来遛弯或者拿个外卖的帅叔叔。

王先生特别特别特别瘦,有点像青春期里突然个子拔得很高,肉体跟不上骨架的成长速度,匆匆忙忙盖住骨头,的一把又高又直的,竿。

王先生可爱谦逊,温和的强硬派。能从机器人题材的电影聊着聊着跑偏到我国优秀的人工智能发展。思维是一骑疯马,拉也拉不住——多谢《环球时报》。

王先生背对着我们看明诚唐川方孟韦,尤其是西装革履从容有度的唐川教授推开沉重的大门,让阳光照亮整个世界的镜头,阳光撒在王先生的肩膀上,王先生歪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先生这么随意不怎么打扮的样子,和光影世界里的我们熟悉的阿诚哥啊唐教授啊李然然季怼怼还有周凯大哥都是有区别的。

我才明白,迷人的既是王凯,也是戏剧,是迷人的光影艺术。

王先生也和大家讨论什么是英雄,各行各业做好自己的事情的都是英雄。

王先生在自己的领悟自己的舞台上一直坚持着,磨炼着,把自己的事做得特别好,他自然是当真无愧的真英雄。

我既该感谢戏剧。
我更该感谢王凯先生。他让自己做一个大英雄!